魏小安:2022年旅游有戏 或恢复到2019年水平
2021-12-26   人气:1656

    12月22日,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文化经济学术论坛发表了题为《快、精、动——文旅展望》的演讲。魏小安表示,疫情来临,旅游首当其冲,如果说其他行业是下滑,旅游业就是垮塌,如果说其他行业是垮塌,旅游业就是雪崩。但是,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我们的消费习惯,时间再长一点,被改变的新的消费习惯又可能真正变成习惯。

    魏小安认为,冬奥会举办,实际上是旅游复苏报春的燕子,虽然冬奥会不涉及大众,也没有观众,但是至少让大家有了信心。春暖花开,这一波疫情又过去了,大家憋得够呛,又得出去玩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明年中国的旅游有戏。

    他认为,常疫情时代,疫情常态化,我们的生活也需要常态化,我们的旅游也需要常态化。城市休闲和乡村度假,形成现象级的消费,而且,这种现象级的消费也引发整个市场的变化。

    魏小安估计,2022年,国内游大体上可以恢复到2019年的情况,出入境旅游不算。



快、精、动——文旅展望


    疫情来临,旅游首当其冲,如果说其他行业是下滑,旅游业就是垮塌,如果说其他行业是垮塌,旅游业就是雪崩,所以2020年我们的旅游业收入下降了70%,本来2019年全国的旅游收入6万多亿人民币,应该说情况还是比较理想的,我们所创造的GDP占了全国的10%,就业超过了10%,但是疫情一来全垮了。所以2020年我们占国民经济的比重、我们的就业比重也是大幅度的下降。2021年原来以为情况会好一些,实际上2021年更糟糕,因为2021年的疫情更加复杂,我们现在也说不清楚,整整两年了,大家感觉怎么疫情没完没了了?这种情况我们还说旅游?因为旅游要的是流动,不能流动谈什么旅游?2021年,本来到10月中旬我们大体上也恢复到了70%,2020年是损失70%,可是10月中旬以后现在又不好说了,所以现在整个的格局是这样的格局,那以后会怎么样呢?

    我对形势是比较乐观的,我准备了一个讲话稿叫“2022:胜利在望”,结果这篇稿子出来以后很多人反对,说你这个老爷子太能忽悠人了,我们这么困难你还说胜利在望?我说胜利在望怎么了?我觉得有这么几条。

    第一条,抗疫我们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现在从基础上来说,基本上叫做全民都注射了防疫针,中国是世界第一。现在药品的研发,有的消息说已经出来了,有的消息说已经突破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因为只有药品出来才解决根本问题,疫苗只是预防,药品可以治疗,但是至少技术的进步这已经给我们一个信心。

    第二,大家的心态变了,去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是恐惧,尤其是武汉那个时期真是揪心。现在没有人恐惧了,就是我这个地方有疫情了,算我倒霉,大家只是紧张,不恐惧了,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第三,就是抗疫的招数,现在看起来中国这套办法灵。因为这两年争议太大了,一开始是甩锅中国,之后就说中国模式不行,欧美的模式基本上叫“群体免疫”,他们认为自己的模式,第一成本低效率高,第二群体免疫过去大家就没事儿了,第三欧美人不自由毋宁死。

我们不是这样,我们这套方式叫做快速响应、精准防疫、动态清零,快、精、动,就这三个字。现在很多国家也意识到了,中国这套模式是有效的,是很好的,但是学不了,因为他们抄不了作业。这种模式的形成需要社会高度的组织化,需要老百姓确实服从政府,也需要老百姓惜命,我们中国人惜命,美国人、欧洲人不惜命。没有这三条。学中国的模式就不灵。但是过来说,这就给我们旅游的复苏提供了基础。

    冬奥会马上就要开了,冬奥会举办,实际上是旅游复苏报春的燕子,虽然冬奥会不涉及大众,也没有观众,但是至少让大家有了信心。我们可以看到,春暖花开,这一波疫情又过去了,大家憋得够呛,又得出去玩去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明年中国的旅游有戏。

    我们抗疫措施是快、精、动,对应这样的情况,是疫情常态化,我们不要想着后疫情时代,到明年也没有后疫情时代,那都是大家想当然。去年五一,武汉第一波已经过去了,我就出差了,一出差开会,就说后疫情时代怎么样,我就说不要说后疫情时代。到现在又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要说常疫情时代。既然是常疫情时代,实际上在这两年的过程之中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我们的消费习惯,进一步时间再长一点,被改变的新的消费习惯又可能真正变成习惯。

    从旅游的角度来说,最大的变化是长途的观光旅游基本上淡化了。现在各个省的规则都是这个,一有疫情不许出省,学生不许出城市。

    这样的话,就产生了新的现象。第一个现象叫城市休闲,哪儿都不能去了,在城里玩一玩可以吧,所以这两年城市休闲非常火爆,也引发了我们城市很多现象的变化。第二个叫乡村度假,一把就起来了,比如说古北水镇,修建的时候建了20个四合院,一直出租很差,去年五一的时候他们想能不能试一试,这20个院子推出来,5分钟预定光了,半个小时三个月以内预定完了,非常吃惊。很简单,这是北京的一个特点,北京的特点是北京人不玩北京,因为北京中央国家机关多,大公司多,这些人平常全国到处跑甚至世界到处跑,哪儿有时间?也没这个兴趣玩北京,所以北京的京郊旅游始终起不来。2019年的时候北京的旅游收入一共六千亿,其中北京人自己在北京的旅游消费500亿,这是一个大坑,怎么填?北京就急了,实际上这两年疫情一闹,没地儿可去了,北京的郊区就火爆起来了,这是北京市场的特点,实际上也是全国性的特点。所以很自然,就是城市休闲和乡村度假,形成现象级的消费,而且这种现象级的消费也引发整个市场的变化。

    现在全世界关注的是国际旅游什么时候能开通?我昨天下午通过网络参加了一个国际会议,那些老外说,欧洲在搞疫苗通行证,亚洲能不能搞安全证书?大家都在谈这种招儿,而且纷纷寄希望于中国。因为2019年中国的出入境人数1.5亿人次,出入境花费3000-5000美元,这么一个大市场,全世界都在盯着。我说这是没有可能的,至少在明年大家不要寄希望。假如国家说了,出境旅游有限度、有限制的开放,我就问一句,谁敢去?换了你,你敢去吗?因为出境现在来说,一要有钱,二要有闲,三要有胆,四要不怕麻烦。如果说有限制、有限度的放开中国旅游,就是一句话,手续无穷的麻烦,出去就去吧,回来“2+1”隔离,一共出去一个礼拜,回来要隔离三个礼拜,找这个麻烦干什么?所以我就跟这些老外说,大家不要对中国市场寄这种希望,这种希望恐怕太乐观了。

    我的看法就是我们处在常疫情时代,疫情常态化,我们的生活也需要常态化,我们的旅游也需要常态化,当然也是三个字,叫快、精、动。

    第一是快,疫情往下走了,比如说这个地方清零了,马上旅游就得抓住、就得起来,就得抓住这种阶段性的商机和区域性的商机,要不然怎么办?比如说陕西的华清宫,演的长恨歌是非常成功的,原来一天演一场,后来一天演两场,除了冬天之外。今年就是在夏天的时候一天演四场,为什么?他们就是说,不知道什么时候疫情又来了,好不容易有挣钱的机会,也有人看,那就一天演四场,这就需要快,你没有这种快,你不知道市场时机什么时候过去。疫情起起伏伏,很自然我们要以快对快,旅游也是起起伏伏,但是它总有起来的时候。

    第二个就是精。因为出去的机会少了,实际上对品质的要求更高了,高品质的旅游产品一定意义上就意味着价格往上涨,高品质一定是高成本,优质低价是违背经济规律的。去年很多省都违背规则,比如说武汉第一个宣布对全国医药人员免费,这很好,这代表武汉人民对全国人民的感谢之情,但这是阶段性的。跟着很多省都在学,不断对医药人员,跟着就对所有人免费。那我就问了,把景区当作什么来看?景区是个事业单位吗?如果是事业单位,财政补贴,就没二话。但景区是企业,把企业要求成事业单位,要求对社会做公益和做贡献为主,这种要求显然是错的。可是这样违背经济规律的政府行为普遍化,旅游还振兴?想都不要想,那叫雪上加霜,等着找死,或者就两条路,一条就是等死,一条就是找死。

    当然也有很多雪中送炭的和各种补助的政策,但是我想既然我们提倡精品,相应的价格就得浮动,市场情况不好,价格下来了,市场情况好,价格就得上去,怎么就不行?

    现在好像一涨价就涉及到老百姓的利益,这和老百姓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精品旅游不是大众旅游,大众旅游价格要便宜,中产的旅游是中等价格,高端的旅游那就是高等价格。我们多年以来就希望中国有一批高端旅游产品,但是我们总觉得涉及到老百姓,高端不涉及老百姓。比如说全国讲住宿最贵的,上海的养云安缦,一个院子六间房,一个晚上八万块,我看完了就说这八万块确实是质价相符,甚至性价比很高。我在那里住一晚上,都有点心疼,晚上聊天聊到十点,我出去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回来继续聊天,十二点我又转了一圈,早上六点爬起来又转了一圈,八点钟又转了一圈,我就在不同的时段来体验这个院子,我才觉得这八万块不白花,要不然昏昏沉沉十点就睡觉,太冤枉了。这样的东西全世界顶级的专家过去和消费者过去,都认为这是好东西,那就对了,有这样精品性的东西才代表我们中国的旅游形象,才代表我们的水平。

    第三个就是动,因为疫情要动态清零,我们就要跟着动,允许跨省游,大家来玩一玩,不允许跨省游,就在省内玩一玩。真的是有好处,比如多少北京人从来不知道北京有这么多好玩的景点,这两年没地方去了,都知道了,很多省也是这样。这些事情,实际上有助于我们在动的过程中对我们的文化、对我们的景观有更深入的体验。

    所以快、精、动的抗击疫情策略,我们也是快、精、动的文旅策略,假设到明年,比如说一个地方闹了一次,现在的经验基本上40天完全清零,快的30天、20天,像上海这次半个月危机完全解除,这就意味着一年中,多数时间是正常状态,那怎么就不能发展旅游?完全可以做。

    所以我估计,到明年我们大体上可以恢复到2019年的情况,当然出入境旅游不算,如果就国内旅游比较,甚至可能超过海南岛,海南岛在去年8月份就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了,今年全年下来会超过50%,这就很棒了。

    但是就要求文旅行业转型,比如说旅行社,2019年全国5万家旅行社,现在能够活着的大概只有一万家,倒闭的有2万家,“僵尸”大概有2万家,能活着的大概就一万家,而且这一万家在产业链的运转上基本不起作用。旅行社是80年代、90年代最重要的企业,现在完全不同,所以就要求我们这个行业转型升级,来对应疫情常态化,来谋求新的发展。

    所以我说,2022胜利在望,我也希望2022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出去玩一把,像我们这种会就应该在景区开,这才能体会到文旅的融合,体会到我们大好的河山。

转自:中国网